焦点访谈

环境保护部回应舍弗勒政府要求更多时间的威胁:把警告当成儿戏

在那些总是试图钻环保孔的企业眼里空,环保检查员阻碍经济发展;在第三方环保组织眼中,环保检查员“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问责风暴”,更是一场深刻的“灵魂革命”。

“凑巧的是,今天,环境保护部和环保组织同时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这两次会议还涉及环境监督问题。

关于“舍弗勒3000亿损失事件”,环境保护部环境影响评价司司长崔书鸿公开回应:“有些人以环保的名义直接夸大环境保护政策因素,加剧产品价格上涨。这是扰乱市场的行为。

他指出,一些非法污染者甚至没有投资环境保护。

舍弗勒政府警告说,“舍弗勒事件”从9月18日开始继续发酵。

首先,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张奕琳呼吁上海经济信息委员会、浦东新区政府和嘉定区政府给予帮助,希望为其上游钢丝冷拔外包供应商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在环保问题上扫清道路,并给予三个月的宽限期,以免因滚针故障造成更大损失。

张奕琳在一封紧急呼吁信中表示,出于环保原因,上海浦东新区川沙新城政府已于2017年9月10日起对界龙实施“停电停产,拆除相关生产设备”的决定。

张奕琳表示,三个月内,滚针供应缺口估计超过1500吨,理论上将减少300多万辆车,产值损失相当于3000亿元人民币。

事实是,去年,中央环保检查员在上海检查时发现,界龙公司酸洗磷化工艺不仅没有环评审批程序,而且该项目已被政府列为“淘汰关闭”。

因此,上海有关部门曾于去年12月和今年3月两次要求企业停产。

今年9月4日,上海川沙新城再次书面通知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立即停产。如果不配合,将采取“断水断电”措施。

然而,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重视上海市政府的警告。

不仅如此,张奕琳公开向上海市政府寻求“帮助”,理由是他将损失3000亿元。

舍弗勒对政府的勒索引起了公众的批评。

依法监管排污企业已成为常态。在环境保护部今天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崔书鸿表示,过去曾有一些非法排污企业大幅降低环保成本,甚至根本不投资环保。坏硬币淘汰了好硬币,严重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阻碍了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

他说,严格的环境执法一方面解决了一些老百姓周围的环境问题,提高了环境质量。另一方面,它也促进了经济结构调整,加速了新旧动能的转换。

“依法监管排污企业已成为常态。所有企业都应适应这一规范,形成自觉遵守环保法律法规的习惯。

”崔书鸿说道。

至于环保检查员是否影响了经济和社会发展,导致了原材料的上涨?崔书鸿给出了一组数据:“1月至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7%,增幅显著。

1月至8月,城镇新增就业岗位974万个,比去年同期增加26万个。

第二季度末,登记的城市失业率为3.95%,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崔书鸿表示,今年在15个省市启动了中央环保督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0.95%。未实施该计划的16个省份同比增长0.54%。

据他介绍,今年1月至8月,除水泥产量外,粗钢、有色金属、焦炭、平板玻璃和纸板的产量分别同比增长5.7%、4.2%、4.0%、3.0%和1.7%。主要工业产品产量稳步适度增长。实施环境保护监督的15个省粗钢、有色金属、焦炭、平板玻璃和造纸的产量增长率仍高于国家水平。

崔书鸿指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继续保持稳步前进,稳步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趋势没有改变。环境保护检查员没有影响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也不是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原因。

他认为,产品价格的变化主要是由供求关系引起的,并取决于当前经济发展的总体形势、资源禀赋、市场需求等方面。

中央环保检查员设定“里程碑”环保组织清洁空气体创新中心和环境保护部教育中心在今天发布的《中国环境空气体质量管理评价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中对前两组中央环保检查员进行了评价。

他们认为,环保检查员从“监督企业”到“监督政府”的转变,强化了环保“党政同责”、“一岗两责”。与此同时,公众参与和信息披露得到了更多关注,表明了中国解决环境问题的决心。

《报告》指出,与过去相比,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执法力度大、范围广、时间长,是我国环境执法史上的里程碑。

从环保组织的角度来看,与过去环保部组织的环保监督相比,中央环保监督从2016年开始“检查”和“检查”的区别体现了深度触及的差异。中央环境保护监察部门可以直接与被监察省(市、区)的党政领导进行谈话。

报告指出,“地方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在环境保护方面不做不乱”是中央环境保护检查员在各省(市、区)必须检查的内容。

报告称,前两轮中央监督加强了监督,“环境保护监督‘监督’是解决环境问题和提高环境意识的根本途径。

该报告认为,中央环保督察“不仅是一场简单的“问责风暴”,也是一场深刻的“灵魂革命”。

“从舍弗勒事件来看,正如环境保护组织所说,中央环境保护检查员确实不是一场简单的问责风暴。

根据《北京青年报》早先的报道,当地一家零部件供应商的关闭可能会影响300万辆汽车的生产,造成3000亿元的损失?上周,德国汽车零部件公司舍弗勒(Schaeffler)发出紧急求助请求,引起了很多关注。

对此,上海浦东新区环境保护部门表示,外资企业在选择供应商时必须考虑是否遵守环保法规。政府永远不会向违反环境法的企业让步。

9月18日晚,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舍弗勒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发布“帮助函”,成为汽车行业的热门话题。

9月14日发出的紧急呼吁信是由于舍弗勒唯一的滚针供应商因环境问题被勒令停产。舍弗勒表示,这起事件可能会影响合作汽车公司的零部件供应,导致中国汽车产量减少逾300万辆。

事件:谈到供应中断危机,舍弗勒是一家德国企业。它于1995年进入中国,拥有多项汽车动力系统专业技术。它是几乎所有汽车制造商和其他主要供应商的合作伙伴。

切断供应的原因是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是舍弗勒滚针的供应商。

据了解,由于环境问题,上海浦东新区川沙新城人民政府自9月10日起已“切断界龙的供电和生产,拆除相关生产设备”。

舍弗勒表示,杰龙因断电而无法生产,这将迫使其停止向主要汽车制造商提供自动变速器。

紧急求助信称,“舍弗勒滚针的短缺将导致49家汽车工厂的200多种型号从9月19日起完全停产。

其中,浦东生产的SAIC通用凯迪拉克和别克品牌首当其冲,包括凯迪拉克ATS、XT5和CT6,以及别克的新君威、新君越和新GL8车型。

SAIC荣威RX5也将面临关闭。

“一旦滚针有问题,就会导致安全事故,如自动变速箱爆裂。

该公司表示,舍弗勒可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寻找和更换供应商,因为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供应商,新供应商需要技术批准和质量体系认证。

在这三个月中,滚针的供应缺口估计超过1500吨,理论上将导致300多万辆车的减少和相当于3000亿元人民币的产值损失。

“紧急求助信”用“10万紧急”来形容。

最后,舍弗勒要求相关部门给他三个月的缓冲期,以方便舍弗勒更换供应商。

这封求助信引发的环境风暴影响了整个汽车工业。没想到,情节突然逆转了。

当晚,舍弗勒发布紧急声明称,“为了避免给客户造成损失,舍弗勒首先与客户、政府、供应商和其他各方进行了联系和沟通,并调动了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问题。目前,它对主机厂整车生产的影响是可控的。”

这意味着暂停生产似乎暂时结束了。

回应:企业真的需要反思舍弗勒的帮助函的背景吗?一位汽车公司经理认为舍弗勒的初衷可能是向上海浦东新区的环保部门施压。

一位行业观察家指出,“舍弗勒低估了环保整改的决心,长期没有更换合格的供应商,突然缺货面临着汽车公司的赔偿损失,它可能试图逃避这一点。

“针对滚针厂关闭导致300万辆车的减少,上海浦东新区回应称,界龙有足够的时间在9个月内与舍弗勒协调沟通和生产调整,以免让舍弗勒感到突然和被动。

其次,舍弗勒(Schaeffler)作为一家德国投资企业,在选择供应商时,应该考虑其合法性以及是否符合中国的环保法规。

最后,从舍弗勒的声明中可以看出,仍然有适当处理供应链问题的方法。

这件事引起了环境保护部的注意。

20日,环境保护部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帖子称,巨大的潜在损失和对行业的影响让许多人同情企业,甚至担心加强环境监管的经济影响。

“诚然,案例问题需要在许多方面进行讨论,以找到最佳解决方案,但这家德国公司真的不需要反思自己的环境管理吗?”环境保护部指出,面对空空气、水和土壤污染的严峻形势,中国已启动大规模控制,加强环境监管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显然,风险的真正来源不是加强监管,而是长期忽视产业链中的污染。

“我们建议各大汽车品牌以此次舍弗勒断供危机为教训,从检索和检查供应链的环境合规性绩效入手,对供应链中的环境风险进行彻底的‘测绘’,有效解决工业生产过程中造成的污染问题,走向环保、节能、低碳的绿色发展道路。

”环境保护部在文章中说。

可追溯性:杰龙被告知停止生产两次。据了解,上海浦东界龙公司主要生产汽车轴承滚针。

业内人士表示,滚针的制造过程会产生研磨粉尘、清洗和振动研磨污水、工业油脂等污染物,其中污水排放对环境危害最大。

据了解,舍弗勒提到的界龙公司位于川沙新城界龙大道266号。

该区域属于上海规划工业区以外和规划集中建设区以外的“198区”。

界龙的具体生产工艺包括酸洗和磷化,因为没有环评审批程序。在去年12月的中央环境保护监督中,界龙被列为“逐步淘汰和关闭”的环境保护违法建设项目。

去年12月和今年3月,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两次要求企业停产。

今年9月4日,川沙新城再次书面通知企业立即停产。如果不配合,将采取“断水断电”的措施。

目前,界龙公司已经停产并切断了电源。

另据报道,离公司不远的有玉溪小学、川沙中学南校、浦东新区老年特护、董金园小区和界龙村,而上海迪士尼乐园位于工厂西南5公里处。

声明:合作方式有待商榷。据了解,由于供应商的货物短缺,主机厂关闭以前确实发生过。

今年6月,博世因改造系统短缺而暂时关闭宝马工厂。

据一位熟悉零部件的制造商称,整车厂一般可以将整车库存保持1.5-2个月,但如果两个月内事情不能很好解决,整车厂和变速器厂都将面临停产的危机。

但是舍弗勒关闭的影响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SAIC通用汽车官员向外界表示,尽管舍弗勒通过公告反映出暂停滚针生产带来的隐患,但SAIC集团的企业不仅是舍弗勒的供应商,而且对公司的生产没有影响。

汽车市场专家颜京辉认为舍弗勒的声音清楚地表明影响是可控的,但还没有确定解决方案。可能正在讨论缺货问题。

“一个小零件可能会引发一场大危机,这意味着汽车公司应该在未来做出多种选择,而不是孤注一掷。”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使用单一供应商管理起来相对简单,但风险高度集中。一旦这个供应商有问题,未来的麻烦和危险很难衡量。

此外,这种合作模式,对双方的利益约束太多,无法进行有效的监督和遏制。

昨日的评论指出,一段时间以来,面对日益严格的环境监管,人们不断猜测所谓的“环境关闭影响经济发展”。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往往是那些受到环境保护行动打击的企业可以通过牺牲“环境能力”来获利。

然而,用污染换取国内生产总值的做法是不可持续的,必须放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