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登录

连锁法研究|国有经济法律风险的分析与应对(上)

在法律上,稳定经济意味着什么?抵押经济的法律风险是什么?他对数字现金抵押或质押的主张是否得到法律认可?区块链地区的数字现金钱包生态服务提供商如何开展合规工作,做好风险防控工作?连锁律师团队撰写了两篇关于staking economy的文章,这是本系列的第一部分,主要分析Staking economy的法律问题,下一部分将提出法律风险防控的解决方案和方案。

近日,大数据龙头企业同墩科技、魔蝎科技、国有天一信用调查公司,与前几天检查过的区块链公司宫心宝()一起,加大了清除恶意网络爬虫的力度,政府部门也采取了坚决强化的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合规监管措施。

与此同时,相关部门已进入为期一年的控制非法访问用户信息应用的专项行动的最后阶段,行动得到加强。

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合规政策的发布和实施也进入了井喷期。

几天前,当龚新宝被调查时,虽然大家都很惊讶,但他们也感叹区块链的一家企业。这个问题不是由虚拟货币引起的,而是由大数据引起的。

当时,连锁律师团队在文章中提到,这不是意外,也不是来自空洞穴的风,因为受监督的靴子正在逐渐落地。

除了货币圈融资(),数据违规可能成为行业的另一条红线。

(四川公安网运营、区块链企业是治理的重点对象)目前,关于stating的介绍、分析和报告内容很多,但关于stating的法律分析文章却很少。

staking这一行为在法律上如何定性,直接关乎法律适用,进而关乎区块链企业如何开展合规工作。如何从法律上对staking行为进行定性,直接关系到法律的适用,进而关系到区块链企业如何开展合规工作。

对于采用参与式共识机制的区块链社区来说,其持有的虚拟货币越多,成为验证节点并获得相应收入的可能性就越大。为了实现收入最大化,储蓄经济应运而生。

staking economy的运营模式是:“节点服务提供商(包括钱包、交易平台、专业服务提供商等)。)接受硬币持有人的委托,通过分组投票或代理投票等方式作为区块链项目验证节点进行奖励。

奖励包括交易费、大宗奖金和佣金管理费。

同时,货币持有人通过质押、委托锁仓等行为获得一定数额的保证金利息。”

连锁律师团队庞李鹏认为,从法律角度来看,上述操作过程可以理解为:原持有者将原持有者持有的虚拟货币转移给节点服务提供商,节点服务提供商代表节点服务提供商进行管理,而节点服务提供商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节点服务提供商有义务将收益转移给原始硬币持有人。

在固定期限(锁定)到期后,货币的原始持有者有权请求节点服务提供商返还之前转移的虚拟货币。

赌注的本质是“货币权利是正确的”。

在正常情况下,它被认为或表达为抵押或质押一定数量的普通证书并参与pos普通证书生态活动以获取收入的过程。

抵押或质押本身作为一种陈述在学界并无不妥,但这两个词在法律上有确切的含义和规定。

从法律角度来看,什么是staking?首先,抵押不属于法定抵押或质押。

普通人通常将原持有人持有的虚拟货币转让给节点服务提供商的行为称为抵押或质押,但法定抵押或质押是指一种担保行为,是指债权人与抵押人或出质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为保证主要债权的实现, 债权人有权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财产的价格优先受偿。

因此,连锁律师团队刘朗(音)认为,既然在抵押、抵押或质押方面没有所谓的主债权,那就不可能。

如果不被视为抵押或质押,有关抵押和质押的法律法规自然不适用。如果因标桩而引起标桩经营者与投资者之间的争议,法律的适用和判决结果将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如果节点服务提供商仅持有受托人转让的虚拟货币而不受任何惩罚,则无论虚拟货币的特殊性如何,在实践中,staking类似于“股权持有”,受托人有义务根据协议转让收益并返还虚拟货币。

这里可以补充一点,人们对虚拟货币(仅指在区块链社区运作的虚拟货币)的权利和权益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从法律性质来看,既包括获得收入的“财产权”,也包括参与公司或社区治理的“个人权利”。从经济性质来看,权利人持有的股票或虚拟货币数量相对固定,但这些股票或虚拟货币的价值随着市场不断变化。

当然,公平和人们使用虚拟货币的权利之间有明显的区别。股权是股东根据其出资额对公司享有的合法权利。人们对虚拟货币的权利并不是源于法律规定,而是源于“共识”。

第三,如果节点服务协会操作或处置客户转移的虚拟货币,就有可能在客户和节点服务提供商之间建立“借贷或委托财务管理的法律关系”。

至于贷款关系,“保本”是一个恰当的含义,但利率有法律限制。根据相关司法解释,高于36%的利率在贷款法律关系中不受保护。

当然,这种司法解释是针对货币与资本借贷之间的法律关系,需要对虚拟货币的适用性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如果你在记账时不考虑保证成本,它就不同于传统的法国货币委托财务管理中的保证成本。

对于委托理财的法律关系,“保证条款”可能被视为无效。

一些法院认为:”(合同)规定,委托人不应承担丧失委托人的风险,这种风险具有担保条款的性质,应当无效。

保证条款是委托理财合同的核心条款,保证条款的无效导致合同整体无效(参见,唐莹莹、黄炎艳,投资理财有风险,法官认为该案应依法处理,人民法院2018年9月9日第三版)。

应当指出,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合同而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如果不可能或没有必要归还,应给予折扣补偿。

有过错的一方应赔偿另一方因此遭受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些法院认为,虽然担保条款是私人委托理财合同中当事人双方以意思自治的法律形式对委托行为设定的激励和约束机制,但根据民商法基本原则、法律禁止性条款和市场基本法,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担保条款无效,造成的损失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和过错程度[案例号进行合理分配。:(2014)代商子楚字第815号,(2015)泰上中字第382号]。

最后,从法律角度来看,当前的抵押经济充满风险。

我们常说,在区块链行业,最大的风险来自政策风险。

作为一种源自区块链新事物的新事物,Staking经济自然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虚拟货币转移后,客户与节点服务提供商之间建立了债权债务关系。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主要取决于合同协议。

不幸的是,在经历了几个staking服务之后,我们发现相关的节点服务提供商没有向客户端提供清晰或完整的合同文本。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生纠纷,不仅客户的权益将难以保护,而且运营商也将面临无法按照协议解决纠纷的局面。

因此,连锁律师团队郭亚涛(Guo Yatao)认为,有效的法律文本是必要的,既有利于防范和控制staking运营商的必要法律风险,也有利于明确投资者的权利和义务。

此外,由于虚拟货币完全由节点服务提供商控制,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节点服务提供商可以利用高回报率作为诱饵,通过借旧还新(例如,路上的许多钱包产品)来形成庞氏骗局(Ponzi scheme)。

因此,对于投资者来说,仍然有必要选择一个具有很强可信度的平台。

从经营者的角度来看,虚拟货币投资相关行为具有明显的财务属性。相关金融市场监管法律法规可能适用于此类行为,扰乱金融市场秩序也可能构成犯罪。因此,投资经济中的合规风险始终存在。

区块链产业政策的不确定性,加上最近在国家层面上保护个人应用信息的热潮,使得围绕数字现金钱包开展相关生态服务的企业迫切需要开展一系列合规工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